陆天龙来到玲珑会所的时候,欧阳侯已经在里面等着。

这家伙现在看上去心情不错,脸上竟然破天荒的挂着很灿烂的笑容。

“怎么,是又娶了小老婆,还是大老婆又给你生了个儿子?”

陆天龙走入包厢,在欧阳侯对面的位置坐下,笑着开口调侃道。

“哈哈!我现在是应该叫你陆天龙呢,还是应该叫你影帝呢,或者是应该叫尊敬的英不列颠皇室终身荣誉公爵阁下呢?”

欧阳侯打趣道。

很显然,陆天龙在英不列颠做的那些事儿,全都传回到这边。

“废话少说,有什么事儿快点儿说。”

“离开这么多天,我可想死我别墅里面的那些姑娘们了。”

陆天龙笑骂道。

“行!今天叫你过来,有三件事。”

“你剿灭血族的事儿,我们已经知道。”

“你和英不列颠皇室建立良好关系,用你非洲所的金矿换取皇室与华夏联合的事儿,我们也知道。”

“不过内容不太详细,需要你再仔细说一下。”

“我们好随之调整和英不列颠皇室的关系处置。”

欧阳侯道。

大国之间,永远都在博弈。

尤其是现在的华夏,因为快速的崛起,威胁到一些国家的地位。

导致各处受到排挤和敌对。

现在陆天龙好不容易拉到了一个实力强悍的盟友和小弟。

必须抓住机会,作为冲破困局的手段之一。

想到这里的时候,欧阳侯看向陆天龙的眼神之中都有些崇拜。

一人之力,改变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,了不起!

是真的了不起!

“行!”

陆天龙略一沉思,便从众人参加国际电影节的事儿说起。

到后面如何跟血族对战,又如何跟皇室谈判,整个事情大体说了一遍。

整个过程之中,欧阳侯频频点头。

陆天龙所描述,和他们掌握的情况差不多。

“唯一的遗憾,便是没有能够拿回龙珠!”

陆天龙皱眉,抬头看向欧阳侯。

“对了,修罗殿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?”

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。

晴儿说已经调查到了一点儿线索。

但是还不到说的时候。

陆天龙希望华夏的安全部门,能够掌握更多的东西。

“事实上,我们也是刚刚得知修罗殿的事儿!”

欧阳侯也是微微皱起眉头。

“怎么可能?听那诡异黑袍人的话,他之前明显跟咱们华夏打过交道,而且,还跟我们的人有过协议。”

陆天龙坚决不相信。

诡异黑袍人之前对他说过,曾经答应过一些老东西。

在他没有完全解除体内九重封印之前,不会对他动手。

“真的,没有骗你的必要!”

见他一脸不相信的模样,欧阳侯很认真的摇摇头。

“我们也是之前收到晴儿的消息,才知道出现了修罗殿这么一个组织。”

“不过你放心,我们已经派人去落实,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。”

“落实?去跟谁落实?你们知道那个诡异黑袍人说的老东西是谁对不对?”

陆天龙微微扬眉。

“呵呵,差不多吧,但这是机密,现在还不能告诉你!”

欧阳侯前先一步堵住了陆天龙的嘴。

又是他常用的措辞,机密。

“爱说不说,走了!”

陆天龙才不吃他这一套。

不在意的摆摆手,转身就要走。

“别,我只能跟你说,那个诡异黑袍人说的那些老东西,很有可能和你的身世有关!”

“我们正在落实,现在不能确定!”

见他真要走,欧阳侯也急了,犹豫片刻,只能开口道。

身世?

陆天龙倏然转身。

死死盯着欧阳侯的眼睛。

“我不是孤儿吗?”

“不是!”

“那我的身世到底……”

“天龙。”

欧阳侯早就预料到,自己说出这件事的时候,陆天龙必定会追问。

一个从小以为自己是孤儿的人,在突然得知自己的身世,那种感觉绝对是致命的。

“我真的只能说到这里了。”

“我只能告诉你,你现在所做的一切,你之前经历的一切,可能,都是你的宿命!”

欧阳侯叹口气,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。

宿命?

陆天龙愣住。

欧阳侯说什么是宿命?

是他加入战龙?

是他带领兄弟们整天过腥风血雨的生活?

还是他现在必须再次征战天下,剿灭那些试图破坏华夏的邪恶势力?

或者,连他二十多年孤儿的身份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也在其中?

“好了,总有一天,你会知道这一切的!”

“另一个开始,另一个开始,恐怕只能等到你真正解除体内九重封印。”

欧阳侯含糊说了一句。

陆天龙却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。

只要解除了体内的九重封印,他便很有可能会知道这所有的一切。

“我不相信宿命,但是我相信你!”

陆天龙沉思片刻。

然后慢慢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坐下。

再未对刚才的话题进行任何的追问。

反正问了也白问,他不会平白无故给自己找麻烦。

“至于龙珠的事儿,你也不用担心。”

“既然连血族圣地血池都无法摧毁龙珠,他们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特殊办法。”

“我们会密切关注,一有消息便会出手夺回来。”

“另外,关于气运加身的事儿……”

欧阳侯抬头看向陆天龙,眼神之中多了一层别的东西。

有兴奋,却还有担忧。

“你是担心他们知道这件事之后,会对我动手?”

“反正没有气运加身的时候,他们也无时无刻不想杀死我,无所谓的,再说,不是他们想杀我,就能杀的了的。”

陆天龙明白他的意思,笑着摆摆手。

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不过以后还得特别注意。”

“下面我们说第二件事,我们想给你军衔!”

欧阳侯开口道。

“军衔?”

陆天龙笑了。

战龙是华夏的,却又不是华夏的。

因为他们每一个人,都不在华夏军队的编制之中。

或者简单来讲,他们执行的都是特殊危险的行动。

但是却没有合法的身份。

打个比方,就算有一天,陆天龙战死,也跟华夏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这是战龙特殊的性质决定的。

“不用了,现在的日子挺好。”

陆天龙沉默了几秒钟,然后很洒脱的一挥手。

“天龙,我希望你认真考虑,我们是真想让你过一个安定的生活。”

欧阳侯劝说道。

给了陆天龙军衔,那就无疑证明了他的身份。

这可能会给以后带来不小的麻烦。

但是包括欧阳侯在内,觉得这是陆天龙应得的。

战龙在外面拼死拼活,每天过那种腥风血雨的生活。

华夏理应做他们最坚实的后盾。

他们在誓死扞卫华夏的荣誉和尊严,华夏同样不能亏待他们!

“我明白你们的意思,但现在不是时候,等我什么时候退出江湖,会找你们,要回那些本应该就属于我的东西。”

陆天龙一根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。

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侯。

“好吧!”

欧阳侯明白陆天龙的脾性,他决定的事儿,不会轻易更改。

华夏要给他军衔,是想要做他的后盾。

陆天龙不接受,恐怕还有一层意思,便是不想受到约束。

“第三件事,之前那些邪恶势力策划的众圣神罚。”

“因为血皇被杀略有暂缓,因为血皇便是当初他们众圣神罚的领头者。”

“但是我们刚刚得到消息,他们的众圣神罚仍将继续。”

欧阳侯的表情很凝重。

血族毁,血皇死。

削弱了对方的实力。

但是最近又有不少的邪恶组织加入了他们。

对方很有可能会在近期再次发动针对华夏的行动。

“说具体的,需要我做什么?”

陆天龙开门见山道。

“根据我们得到的秘密情报,埃及古国有人参与了这一切,所以,我们需要你去一趟那里!”

埃及古国?

陆天龙微微扬眉。

那可是个不错的地方,曾经和华夏一样,位列古代四大文明古国之中。

是一个同样充满神秘的国度。

“对了,前两天看报纸,说埃国发现一处储存量巨大的油田?”

陆天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并没有马上答应,而是转移了话题。

“没错!”

“埃国非金属矿产丰富,什么石油天然气之类,储存量非常大。”

“这次发现的油田预计储存量,规模超大。”

“不过埃国现在没有能力自己全面开发,正在跟很多国家洽谈合作,我们也在其中。”

欧阳侯一开始还不明白陆天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可是说到后面的时候,似乎有些明白了。

“恩,把这个项目交给苏氏集团吧,毕竟我们去埃国,也需要一个身份的。”

陆天龙笑着开口。

“……”

欧阳侯直接无语,本来他也隐约猜到了陆天龙的意思,现在他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还真让他为难了。

自古以来,这些能源方面,都是华夏官方控制。

基本没有放开。

如果真的这么做,将彻底打破华夏能源经济格局。

如果真能够成功,苏氏集团也必定能华丽丽转身,一举跻身绝对超级企业,甚至可能成为超级财阀。

“天龙,这件事我需要回去商……”

欧阳侯有些为难开口。

陆天龙却笑着摆摆手。

“你们商量你们的,只要答应,我马上可以动身。”

“如果不答应,恩,你明白的,我们这次都挺累,还有兄弟负伤,可能需要一点儿时间来修养。”

“我为华夏,华夏也要为我,因为苏凌月她们,也是我坚持下去的原因!”

陆天龙站起身,一边淡淡笑着说,一边朝着外面走去。

到了门口的方向,他突然停住。

转身一脸认真的看着欧阳侯。

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要通知你,战龙要扩军了!”马上可以动身。”

“如果不答应,恩,你明白的,我们这次都挺累,还有兄弟负伤,可能需要一点儿时间来修养。”

“我为华夏,华夏也要为我,因为苏凌月她们,也是我坚持下去的原因!”

陆天龙站起身,一边淡淡笑着说,一边朝着外面走去。

到了门口的方向,他突然停住。

转身一脸认真的看着欧阳侯。

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要通知你,战龙要扩军了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