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天龙饶有兴趣的看着屋子里面的几个人。

原来有四个,加上郑少枫,就是五个,他们之间的关系,有些微妙。

陆天龙的第一感觉,郑少枫和刚才开门的黑子,以及背对他们而坐,刚才询问陆天龙身份的鹰钩鼻男,关系比较不错。

坐在最里面一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,和坐在他左首边,刚才语气中带点儿轻蔑,叫刚子的那家伙,关系似乎不一般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,亘古不变的真理啊。

“猛人?哈哈!荣四少爷这回有福气,刚来我们海阳,就能见识到我们这的猛人!”

叫做刚子的家伙哈哈大笑道。

荣四少爷?

陆天龙看向最中央位置的少年,仪表堂堂,儒雅淡然,有一份和他这个年龄不相称的成熟气质。

这家伙应该是这几个人里面地位最高的一个了。

“刚子,开玩笑不要太过,不要让荣四少爷看笑话。”郑少枫再次皱眉,略带不满道。

“我就是随口一说!”刚子似乎对郑少枫没什么忌惮,无所谓的耸耸肩。

郑少枫拉着陆天龙到旁边坐好,帮他把人介绍了一遍。

“这位是江南荣家四少爷,荣和,荣家可是豪门世家,我们都叫他荣四少爷,或者四少!”

豪门世家!

陆天龙暗暗点头,能担得起这个称呼的家族,绝对了不得。

富不过二代,那叫暴发户,富过三代,能称豪门,富过六代,才有资格称为世家!

怪不得这荣和坐到最上首位置,郑少枫等人都没什么异议。

荣和笑着点头示意,没什么架子。

“这位是王刚,咱们海阳最顶尖公子哥之一,之前海阳四少之首,不过前些年家族企业搬离海阳,偶尔回来一趟。”郑少枫看着叫刚子的家伙道。

陆天龙对他笑了笑,他只是点点头算是打招呼。

“黑子和方云,都是我从小玩儿到大的兄弟!黑子现在在当兵,方云目前被家族派在北方打理家族生意,都不经常回来。”

郑少枫笑道:“今天四少过来,他们恰巧也都有事儿回来,正好凑在一起吃个饭。”

巧合?

陆天龙笑了。

还真是巧合,昨天晚上腾飞集团刚被查封,今天这几个人就都有事儿回来了?

如果猜的没错,他们肯定是冲着腾飞集团那些生意来的。

都想分一杯羹。

想到这,陆天龙轻松了,翘起二郎腿,眯起了小眼睛。

要都是郑少枫的好兄弟,自己该有的礼数绝对有,哪怕对方态度不太好。

可既然是来抢饭碗的,那就无所谓了。

“来来来,咱们继续玩儿牌吧!五个人正好!”王刚大声吆喝道。

郑少枫再次皱起眉头。

陆天龙笑笑,没说话。

倒是旁边已经坐下的黑子,很认真纠正道:“咱们是六个人!”

“六个人?奥,对了,还有陆,陆什么龙来着?”王刚瞥了陆天龙一眼,手里玩儿着扑克牌,问道。

“陆天龙!陆地的路,天下的天,龙凤的龙!”陆天龙道。

“记性不好,不要在意!要不要一起玩儿几把?”王刚不以为意道。

陆天龙摇摇头,笑道:“你们玩儿吧,我在旁边看看就行!”

“一起玩儿吧,好容易聚在一起!”郑少枫也邀请道。

“不了,你们玩儿的太大,输了我心疼,还是你们玩儿吧。”陆天龙笑道。

“也是,在那小公司做总裁助理,工资应该也没有多少。”王刚随口接道。

郑少枫有些生气,刚要张嘴反驳,却被旁边的陆天龙给按住了。

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。

至始至终,坐在中央位置的荣和都没有说话,只是一脸淡淡笑容在旁边看着。

郑少枫按了下桌子下的门铃,很快有人送来了一些专用筹码,是个漂亮姑娘,连一脸木讷的黑子都忍不住看了好几眼。

“这玲珑会所真不错,来个服务生都比选美冠军漂亮。”鹰钩鼻男方云赞叹道,他应该也是第一次过来。

“哈哈!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这玲珑会所,是欧阳侯一手建起来的,水很深,没有过亿资产,根本就进不来!”

王刚看鹰钩鼻男方云对这边不了解,就充当了解说员,陆天龙也竖起耳朵听,看看这玲珑会所到底有什么猫腻。

“欧阳侯这个人物算个枭雄,现在是天下盟的老大,谁见了都得让三分!”

“不过混黑嘛,混的再大,早晚也得完蛋,欧阳侯能一直不倒,可是多亏了这玲珑会所。”

“多亏了这玲珑会所?”方云好奇道。

王刚点点头,道:“来这玲珑会所的,非富即贵,都是能人,你们想想,这得给他们积累多少人脉?”

众人点头,说的有道理。

“要么说这欧阳侯是枭雄呢,他当上天下盟老大之后,同时建立了这会所,这些年还不知道利用这会所积累了多少资源!”

接下来王刚又说了一些,之前郑少枫都跟陆天龙说过,成为各级会员的资格,以及会员能享受到的服务等等。

“我现在是白银会员,郑少应该也是白银会员吧?按理说,已经很不错了,不过跟荣少一比,咱们可就不行了,他可是货真价实的黄金会员!”

黄金会员?代表身家过千亿!

“呵呵,都是沾了家族的光。”

荣和很谦虚道,不过眼神里还是有一丝骄傲闪过。

“黑子和方云都不错,要是办理的话,应该也能达到青铜或者白银会员的标准!陆天龙嘛,算了,不说了,能来一次不容易,好好玩儿。”

王刚视线在众人身上扫过,最后看向陆天龙,貌似很善意提醒道。

他觉得陆天龙就是一个小公司的总裁助理而已,连废铁会员都办不了啊。

“陆天龙现在是海阳市慈善基金会的会长,手底下可也掌握着好几亿的资金呢!而且背后还有凤凰集团百亿的资产做后盾。”

郑少枫恰到时机道。

“奥?”连荣和都有些惊讶,都没想到陆天龙还有这身份。

“什么慈善基金会会长,什么总裁助理,其实我就是个司机!”陆天龙很谦虚道。

“司机……”

众人很无语,还没听说过哪个司机能来这玲珑会所消费的。

又聊了一会儿,然后众人开始玩儿牌。

黑子也没玩儿,跟陆天龙一起在旁边看。

他们玩儿的是最普通的扎金花,底价一万,每次加价不少于十万。

郑少枫运气不错,几次抓到好牌,上来几把就赢了几十万。

他们对这些钱也不在意,输个十几万连眼皮都不眨一下,陆天龙觉得挺没意思,他们看上去也有些想心不在焉,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“咱们能在这痛快的玩儿牌,真是幸福!想想张楚那个小子,现在还不知道躲在哪里哭呢!”

玩着玩儿着,王刚突然漫不经心道。

“是呀,谁能想到,腾飞集团这么大的企业,说被人查封就被人查封了。”郑少枫点点头,同意道。

“这一回,他们算是彻底完了!”荣和淡淡道。

“恩,基本不可能再翻身!我们家也已经把和腾飞集团合作的项目全部停了!”鹰钩鼻男方云道。

陆天龙知道腾飞集团彻底完了。

墙倒众人推,腾飞集团一出事儿,肯定有很多人趁机打击,就比如在场的这些人的家族,肯定也不介意火上浇油一把。

因为腾飞集团倒了,他们才能抢一些腾飞集团的业务。

“不玩儿了不玩儿了,没意思,干脆咱们喝酒吧,不醉不归!”

玩着玩儿着,王刚突然把牌一扔,嚷嚷道。

陆天龙大体观察了一下,玩儿的这半小时里,郑少枫运气不错,赢了几十万,王刚运气比较差,输的最多,坐在中央位置的荣和,几乎是不输不赢。

“大上午就喝酒?四少,你的意思呢?”郑少枫问道。

荣和想了想,点点头,道:“好长时间没见,是该好好喝一场!不过,喝酒之前先说件事儿,我们荣家想接手腾飞集团的房地产项目,希望兄弟们到时候能支持一下。”

“说的什么话,应该的!”郑少枫笑道:“正好我们龙腾集团想拿下腾飞集团的建材生意,到时候兄弟们也帮着点儿。”

陆天龙有些个感叹。

这摆明就是一场瓜分腾飞集团大会。

不过想想也是,海阳就这么大,除了荣和之外,其他几个人的家里,都是海阳市最大的公司,他们想要瓜分腾飞集团,也是正常。

“我们想接下龙腾集团的纺织行业!”鹰钩男方云道。

“我们要腾飞集团的军工生意。”黑子道。

“哈哈!你们这群家伙,终于憋不住了吧?”王刚大笑一声,道:“你们想要的都要完了,那接下来该我了!我们要拿下腾飞集团的对外贸易项目!”

“对外贸易?”陆天龙眼神一凛,郑少枫也是皱起眉头,道:“王刚,你们家里好像以前没做过这生意吧?”

“没做过有什么关系,我们准备在海阳成立一个对外贸易公司,由我来管,再在海阳港弄个码头,重点发展这一块!由我来全权管理!”王刚笑道。

郑少枫摇摇头,道:“不能这样,我觉得腾飞集团被查封,凤凰集团也做了不少,这一块应该交给他们去做!我们龙腾集团都没要。”

“你们不要,我们就不能要?”

王刚挑眉,道:“再说,凤凰集团是什么东西,我以前根本没听说过!”

“我没说你们不能拿,只不过我们得讲良心,如果没有凤凰集团捅破窗户纸,咱们谁都不能从腾飞集团身上得到好处!”

郑少枫压住火气道。

“那不管我的事儿,总之,腾飞集团对外贸易的生意,我要定了!”王刚冷声道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